宣言1996

一个人被困在 寂寞街头
名唤压抑的门口
门里积满 放弃的追求 和无法释放的自由

曾经为了他们 我不停地走
曾经为了他们 泪不断地流
如今为了他们 我不敢再走
如今为了他们 泪不能再流

我们多少年奋斗 你们多少次感受 他们多少人依旧
我们怎么会忘掉 你们怎么能想到 他们怎么不知道

我 为了什么 去去留留
你 为了什么 垂下了头
我 为了什么 停停走走
你 为了什么 松开了手

一群人被困在 十字街头
找不到路的出口
曾经都是 热血的少年 而今的理想在哪里

雁 为了什么 去去留留
花 为了什么 垂下了头
春 为了什么 停停走走
风 为了什么 松开了手

在雨夜想

雨夜夜正沉
失去了亮的灯
这里是否早没自尊
满街尽吹风
怎不见吹暖风
我只悄悄转过身
又让一晚遮住我眼神

引一个疑问
将疑惑写满全身
怀疑多少年的沉闷
因何这夜皆会发生 再生

幸运应有的缘分
偏跌落红尘 跌落红尘
寂寞随之生
逃离不开的追问
似天空诸神 天空诸神
何以逼得真
而后再放任 每一次放任
紧我不懈的平衡
醒起渐怠的斗争

那些个过去 缥缈的过去
只留远远的默认
不见轻快地指证
谁又歌声再跟
跟随出痴诚
迷乱我以后
无心的撞碰
终赠与一生的伤痕

哪个在飞奔
犹要再纷争
当理清分寸
如今只剩冰冷一身
未允许我重踏归程

迫近

过去有过追问
大地今天为何满伤痕
当时她只笑没多话
这天我终明白是何道理

可否容我思索片刻
心中迷惑实在太多
无辜躯壳谁迫分色
黑白之间能否有选择

纷飞的战火
到底遵循是何原则
我只见血流成河

听见世人传说
遥远天边有一个王国
温暖完全替代寂寞
每夜唱和多洒脱

可惜当问起哪天可到这乐土
皆不知唯有沉默
而被问及这天可否等到
渴望的眼中黯淡再没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