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自驱力

行为科学家把职场工作分为两类:推算型(algorithmic)和探索型(heuristic)。推算型工作是指根据一系列现成的指令,按照某种途径达到某种结果的工作。也就是说,完成这个工作有一个算法。而探索型工作则与之相反。正是由于没有现成的算法,你必须试验各种可能性,设计出一个新的解决方案。商店收银台的工作大多是推算型的,按照某种特定方法一遍又一遍地做同样的事情;而广告案策划则基本是探索型的,必须绞尽脑汁想出新点子来。
Notes:思考:如何把推算型的工作转换为探索型工作?比如业内常见的审核和客服岗位


ROWE:只问结果的工作环境(Results-only Work Environment)

Notes:这个思路,比起阿里的「以结果为导向,结果好还要回过头看过程是否好,是否可持续和复制」还是略显粗糙了些。

继续阅读“读书笔记:自驱力”

病房

现今的病房已和记忆中大不一样了。

小时候寒暑假经常泡在妈妈的医院,门诊大厅、手术室、住院部和太平间熟悉到可以闭眼穿行,其中对于住院部印象最为深刻,可能因为一间间病房像极了旅馆,看着就倍感踏实,而且到了饭点病人或家属三三两两去食堂打饭,浓郁的生活气息,冲淡了医院其他角落那种挥之不去的压抑。 继续阅读“病房”

纪念备考MBA的日子

2014年四月的某一天,同事 Fiona忽然跑过来问我要不要报考MBA,我几乎不假思索就答应了。我的本科背景一般,江苏省内还算有点名气,离开南京基本属于默默无闻那种,特别是在MV工作那两年,身边同事很多都是来自北大清华,虽然并不存在学历歧视,但是对比之下自己确实有些相形见绌;然后自己工作已经超过10年,一直泡在互联网领域,也想接触接触传统行业;抛开学历镀金和拓宽人脉的目的不谈,重返课堂读书的念头其实一直都有,特别是09年以后,感觉自己一直处于放电状态,原有知识结构也慢慢显露出陈旧和单薄。综合评估,MBA可以满足我的上述需求,并且那会工作和积蓄趋近稳定,在时间和经济方面都能提供保障。

关于报考学校,其实考虑到地域限制,并没太多选择余地。身边唯二两个攻读MBA的朋友都是复旦,Fiona怂恿我的也是复旦,于是一开始就没做第二志愿打算,当然直到考上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对复旦的印象仅仅停留在「没那么差的学校」,如果提前查过它在全国高校的排名,恐怕我报考的信心多少会受影响。无知者无畏,大抵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继续阅读“纪念备考MBA的日子”

Mitch Albom’s TUESDAYS with MORRIE

  • 人生的意义在于沟通,在于适应各种关系。
  • 你能和自己的心灵和平相处吗?
  • 要学会去原谅,就算你百分百的对了,你爱的人百分百的错了,你说句我错了又怎么了? 
  • 先原谅自己,然后原谅别人。原谅自己能做却没有做的的事。你不该陷在遗憾中无法自拔
  • 如果说MORRIE教会了我什么的话,那便是:生活中没有「来不及」这个词。他直到说再见那天还改变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