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灾门

江湖中人,如果不谙搏击之术,岂不是如文人不识《诗经》、将军不能带兵一样,会教人笑掉大牙?

 

偏偏有这样的一群人、一个帮派,不是初出师门热血激昂的有志少年,也不是替天行道为民请命的豪客名侠,更不是隐姓埋名解甲归田的忠勇烈士,却不仅在诡异险恶的江湖上立了足、生了根,而且赢得了无数血性汉子的尊重。——虽然他们辉煌的背后,深藏着无尽的辛酸和悲苦。

 

这便是:消灾门。

 

只要是人在的地方,就一定有仇恨;而仇恨所带来的,多半是灾难。所以,与人消灾永远都是生意兴隆的行当,你想冷清都不行,除非——
除非你能消解人间所有的仇恨。
你能么?

继续阅读“消灾门”

关晴雪

经“万众山”一役,热烈堂的主力部队死的死、伤的伤,加之后来的魏青衣被诛与剑支部分的叛逃,使其元气大伤。此时不仅老冤家擎天门、荷花池虎视眈眈,就连一直慑于其江湖实力的朝廷据说也动了剿灭热烈堂的念头:

——这一股强大的势力,谁不欲得而诛之而后快?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最困难的时刻,往往是最危险的时刻。

继续阅读“关晴雪”

新桥别恋

君照夜光懒,
伊人碎梦残。
月下桥头西,
不见姜郎返。

 

换作二十年前,无论是谁当着新城薛家的人面吟出这句诗,必会招来杀身之祸。因为对他们而言,这绝对是最大的侮辱。

继续阅读“新桥别恋”

骗局

早在正月初七,平阳侯张泰慈便已得到得到密报:二十一名麾下门客将于正月十五元宵节之夜藉给侯爷拜寿为名,策动混乱,反叛、刺杀他。

这样一个重要消息来源非常可靠。因为提供线索的人:张泰慈的得力助手、心腹爱将冷少颜过去曾经是以搜集情报著称的江湖组织“凡心堂”的副堂主,并且耳目遍及朝廷内外,大江南北,是以什麽地方一旦有了风吹草动,冷少颜一定是最先得到消息的人。

冷少颜之所以得到张泰慈的赏识器重,消息灵通只是原因之一;张泰慈更欣赏他办事的灵活、果断、冷静。他相信冷少颜在通报这件事的时候必然也有了对策,因此看上去他对这突如其来,生死攸关的消息并不慌张,仍然懒洋洋地躺在太师椅上,用牙签熟练地剔出牙缝间几根鹿肉丝,头也不抬地问道:
“少颜,你怎麽看?”

 

继续阅读“骗局”

将军雪(一)

“善恶本在一念之间。但是很多人因为做错了事而不能释怀,一步步越陷越深,最终铸成大错。”

 

“我不是教你故意犯错,只是希望你能明白:过不责失,错而不误。”

 

“我的出生本来就是一个错误。我的拜师、学艺、交友也没有一样是选对的;甚至第一次出手就杀错了人。可是今天我依然成了名侠。这是不是也是一个错误?”

继续阅读“将军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