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飞鸟

昨晚回家,发现地板上多了三五根深色粗线,捡起细看是类似羽毛的东西,心里当时还嘀咕了下;今早六点不到,就被猫扑腾的声音闹醒,睁开眼看一团小小的黑影从书架掠过沙发直钻床头,等我爬起来看的时候已经不见踪影,然后发现书架前又散落了些指甲盖大小的羽毛碎片,大致可以判断是有鸟飞进来了。最近白天出门都会把阳台的门拉开两指宽的缝,以便透气,不速之客大概就是昨天从这道狭窄的通道里溜了进来,也是奇迹。 继续阅读“猫与飞鸟”

罗永浩的发布会低于我的预期

昨晚通过优酷第一次观看锤子科技的新品发布会直播,抛开R1和TNT这两款产品本身不谈,结论依然是低于预期。

我对罗永浩的印象主要来自坊间各种新闻以及他的微博,基本可以用如下关键词概括:工匠精神、完美主义、条理清晰、攻击性强、幽默风趣。而这次发布会看下来,颠覆的是前面两点。

继续阅读“罗永浩的发布会低于我的预期”

读书笔记:影响力

因为技术的进化速度远远快于我们,所以我们处理信息的天然能力将有可能越来越难于应对当代生活中繁多的变化、选择和挑战。我们越来越频繁地发现自己陷入了跟低等动物一样的处境之中:外界环境的错综复杂超出了我们心智的处理能力。当然,也有不同的地方——低等动物的认知能力从来就比较欠缺,而我们的问题却类似于作茧自缚:是我们自己创造了一个太过复杂的世界,最终搞得自己应付不了的。我们这种新产生的缺陷,跟动物长久以来的缺陷一样:在下决定的时候,我们越来越难于对整个局面加以全盘考虑了。为解决这种“分析瘫痪”问题,我们只好更多地把注意力放到环境中通常靠得住的单一特点上。
为了追求效率,有时候我们也必须放弃耗时、复杂、整体把握的决策过程,转而使用更简单、原始、由单一特征触发的响应方式。
在没有意愿、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或没有认知资源对情况进行全面分析的时候,我们最容易使用这些孤立的线索。倘若我们正赶时间、压力大、不确定、不在乎、心烦意乱或心力憔悴,我们往往会把焦点放在一些片面的信息上。在这类环境下做决定,我们通常使用的都是原始而必要的“单一可靠证据”法。

Notes:过去遇到类似分析瘫痪的情况,更多的反应是自责和反省,没有考虑到客观因素(技术进化速度快于人类处理信息能力),也没有思考依赖片面信息做决定的客观原因。


人类在认知方面有个原理,叫“对比原理”。两样东西一前一后地展示出来,我们怎样看待其间的区别,对比原理是有影响的。简单地说,要是第二样东西跟第一样东西有着相当的不同,那么,我们往往会认为两者的区别比实际上更大。这样一来,如果我们先搬一种轻的东西,再拿一件重的东西,我们会觉得第二件东西比实际上更沉;而要是我们一开始直接就搬这件重东西,反倒不会觉得有这么沉。

Notes:在表述上可以好好利用的一个原理。

继续阅读“读书笔记: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