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的发布会低于我的预期

昨晚通过优酷第一次观看锤子科技的新品发布会直播,抛开R1和TNT这两款产品本身不谈,结论依然是低于预期。

我对罗永浩的印象主要来自坊间各种新闻以及他的微博,基本可以用如下关键词概括:工匠精神、完美主义、条理清晰、攻击性强、幽默风趣。而这次发布会看下来,颠覆的是前面两点。

继续阅读“罗永浩的发布会低于我的预期”

读书笔记:影响力

因为技术的进化速度远远快于我们,所以我们处理信息的天然能力将有可能越来越难于应对当代生活中繁多的变化、选择和挑战。我们越来越频繁地发现自己陷入了跟低等动物一样的处境之中:外界环境的错综复杂超出了我们心智的处理能力。当然,也有不同的地方——低等动物的认知能力从来就比较欠缺,而我们的问题却类似于作茧自缚:是我们自己创造了一个太过复杂的世界,最终搞得自己应付不了的。我们这种新产生的缺陷,跟动物长久以来的缺陷一样:在下决定的时候,我们越来越难于对整个局面加以全盘考虑了。为解决这种“分析瘫痪”问题,我们只好更多地把注意力放到环境中通常靠得住的单一特点上。
为了追求效率,有时候我们也必须放弃耗时、复杂、整体把握的决策过程,转而使用更简单、原始、由单一特征触发的响应方式。
在没有意愿、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或没有认知资源对情况进行全面分析的时候,我们最容易使用这些孤立的线索。倘若我们正赶时间、压力大、不确定、不在乎、心烦意乱或心力憔悴,我们往往会把焦点放在一些片面的信息上。在这类环境下做决定,我们通常使用的都是原始而必要的“单一可靠证据”法。

Notes:过去遇到类似分析瘫痪的情况,更多的反应是自责和反省,没有考虑到客观因素(技术进化速度快于人类处理信息能力),也没有思考依赖片面信息做决定的客观原因。


人类在认知方面有个原理,叫“对比原理”。两样东西一前一后地展示出来,我们怎样看待其间的区别,对比原理是有影响的。简单地说,要是第二样东西跟第一样东西有着相当的不同,那么,我们往往会认为两者的区别比实际上更大。这样一来,如果我们先搬一种轻的东西,再拿一件重的东西,我们会觉得第二件东西比实际上更沉;而要是我们一开始直接就搬这件重东西,反倒不会觉得有这么沉。

Notes:在表述上可以好好利用的一个原理。

继续阅读“读书笔记:影响力”

读书笔记:自驱力

行为科学家把职场工作分为两类:推算型(algorithmic)和探索型(heuristic)。推算型工作是指根据一系列现成的指令,按照某种途径达到某种结果的工作。也就是说,完成这个工作有一个算法。而探索型工作则与之相反。正是由于没有现成的算法,你必须试验各种可能性,设计出一个新的解决方案。商店收银台的工作大多是推算型的,按照某种特定方法一遍又一遍地做同样的事情;而广告案策划则基本是探索型的,必须绞尽脑汁想出新点子来。
Notes:思考:如何把推算型的工作转换为探索型工作?比如业内常见的审核和客服岗位


ROWE:只问结果的工作环境(Results-only Work Environment)

Notes:这个思路,比起阿里的「以结果为导向,结果好还要回过头看过程是否好,是否可持续和复制」还是略显粗糙了些。

继续阅读“读书笔记:自驱力”

病房

现今的病房已和记忆中大不一样了。

小时候寒暑假经常泡在妈妈的医院,门诊大厅、手术室、住院部和太平间熟悉到可以闭眼穿行,其中对于住院部印象最为深刻,可能因为一间间病房像极了旅馆,看着就倍感踏实,而且到了饭点病人或家属三三两两去食堂打饭,浓郁的生活气息,冲淡了医院其他角落那种挥之不去的压抑。 继续阅读“病房”